北纬31°11′喻公子

欢迎来找我玩鸭!
因为兴趣瞎写
不定期更新(其实是个咕咕精?
这里锦喻
欢迎打扰

你好,请签收你的私人浪漫

你好,请签收你的私人浪漫

梗主:偃失行

她是刚刚出生的天使,一出生就被大长老贬入人间,因为她的爸爸不是天使,甚至连个低等恶魔都比不上。

她的爸爸是一株草,一株化了形的红色低等的草。虽然已经化了形,但是他的本体依然是一株低等的草,是根本配不上天使的。

连天使最低级的仆从都是天庭的仙草,但就是这样一株草,却和十二长老中一位长老的女儿私奔了,他们还生下了一个小小天使,她。

不管妈妈怎样在外公面前祈求能够留下这个小小天使,但都无果。小小天使被迫与妈妈分开,坠入人间。

地上的人们望向天空,一道小小的亮晶晶的光从西北角划过,直直落向东南角的那片黑暗的丛林。

小小天使落入人间变成了一颗淡粉色的小草,柔柔地贴在泥土上,一动不动。是旁边的树精爷爷发现了她,把她从地上捞起来放在粗糙的树干上。

树精爷爷轻轻摇动枝丫,似乎在呼唤着什么。许久,从不远处的小屋里走出一个老奶奶,拄着拐杖,走到大树跟前。

“怎么啦?”老奶奶问树精。树精从树干上把小小草放到奶奶手上,奶奶眯着眼看了看手中柔软的小草,叹息一声“唉,又是被贬的天使吧,不知道我还能照顾这些可怜的孩子们多久,看这样子,似乎才刚刚出生啊,作孽唷......”

奶奶拿出一个小手绢盖在小小草身上,把她泡在温泉水里,时不时往小盆里倒入一些草药。这些草药都是没能度过化形期而陨落的草,他们用着自己最后的能量给沾染一丝同类气息的小小草疗伤。

渐渐的,小小草变得饱满起来,水珠儿从她的脸颊滑落,小小草吸足了天地的精华,轻轻地悄悄地化成女孩的模样。

小小草在奶奶的照料下长大了,她不知道自己是从哪里来的,奶奶总是告诉她,她是天上的星星,总有一天她会长出自己的翅膀,飞向天空。

奶奶总是对她说,她是天上的天使,不小心滑落到人间,如果她努力修炼,一定能够再飞到天空之上,去看望父母。

某天,奶奶家的隔壁搬来了一户新的人家,那家有一个阿婆,阿婆肩膀上停着的是一只雪白的鹰,阿婆家有一个小男孩,总是阴沉着脸,小小草有些怕他。

奶奶让小小草和隔壁的男孩一起玩,小小草不愿意,一直躲着他,一个人到森林中找那些动物朋友们玩。

“甜甜啊,今天和隔壁墨墨玩的怎么样了啊?”奶奶坐在藤椅上看着从另一边回来的小小草,她的手中捧着一株淡蓝色的草,在她身后不远处默默跟着一个小男孩,手中乱七八糟堆满了草,夹杂着一些小花。

“奶奶——”小小草朝奶奶露出俏皮的笑容,将手中淡蓝色的草放到奶奶手心。

“甜甜喜欢这个颜色的啊。”奶奶感叹一声,将那株草插进柜台上的花瓶中,花瓶里已经盛放了许多蓝色系的草。

“是啊奶奶,但是我只能在这里找到这种颜色的草,我找了好久但是都没有找到蓝色的花。”小小草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。

第二天,小小草推开家门,惊讶发现隔壁的小男孩站在她面前,手背在身后。

“你,你来?”小小草小心翼翼地问,生怕让他本来就阴郁的眼神更加阴沉。

小男孩轻咳了一声,扭开头脸颊上浮现出一丝红晕,“咳,那个......”

小小草等了一会,小男孩似乎终于鼓起勇气扭过头红着脸大声朝小小草喊道:“你好,请签收你的私人浪漫!”小男孩飞快地将手中的一堆蓝色的东西塞到小小草的怀里,正想跑走的时候,忽地听到小小草身后奶奶温和带笑的声音:“墨墨啊,是谁告诉你的这句话?”

小男孩红着脸道:“是......是那边的树精爷爷,他说这样一定可以让甜甜注意到我的,一定可以让她跟我玩的......”

小小草从未看到过这样的小男孩,她有些好奇地望向小男孩,他的眼睛里不像是往常的阴郁,整张脸都涨的通红,眸子里满溢紧张与害羞。

奶奶在身后笑了,她轻拍小小草的头,“甜甜,怎么样,签收他的私人浪漫吗?”小小草看着怀里一大束晶蓝色的花朵,个个都开得正艳,似乎是面前的男孩刚刚采摘来的。

小小草低着头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,男孩眼尖地看见了,忽地就咧开嘴笑了,小心翼翼地牵住小小草的衣角。

 

后来,小小草才知道墨墨是大长老最喜爱的孩子,派到人间历练,等过了16岁就要回归天界,在人间历练的日子里要经过七情六欲的考验,方能成大任。

后来,小小草才知道奶奶和树精爷爷是代表的七情中的思,本来这一关非常好通过,但是天界不知道这里冒出了一个小小草,彻底将小男孩的历练之路打断。

后来,小小草才知道自己之所以可以重新和父母在一起,父亲也被大长老认可封了职位,全都因为身边的这个......

 

“讨厌死了啊,你压到我头发了!”小小草使劲拍打身边抱住她的男人,“快离我远一点!!!”身边的男人被她推地晃动了一下身子,随即将她转了个位置,爬在自己的身上,狠命亲了一下然后嘟嘟囔囔“把你放在心口就不会被压到了......”

 

世间永远有春火燃不尽的柔情,铡刀断不了的目光。我永远相信第一眼迸发出的火花和嘴角最纯真的欣喜,像是点燃红色玫瑰,给予忠诚的信仰。是在广大天地之中的初遇与相逢,幸得若与予在世间一掷轻狂,在无尽的轮回中追寻生命的慰藉。

你好,请签收你的私人浪漫。

 

 

 

 

灵感来自:人间永远有秦火焚不尽的诗书,法钵罩不住的柔情。——张晓风

          你好,请查收你的私人浪漫。——偃失行

         世界上最美不过的景致,是那些最初的心动不为人知。——仓央嘉措

 

我的灵感总是奇奇怪怪的哈哈哈哈哈哈


一起来嗑糖嘛!

一起嗑糖嘛!

kiwi x 阿鹣

第二部分:藏起来的小男孩


害 更新频率感人


找什么话题好呢?阿鹣又又又又一次在心中问自己相同的问题。

她的室友对此已经见怪不怪,从一开始的帮忙想办法,到现在像死猪一样对阿鹣的自言自语一律忽视,经过了漫长的心里斗争。

“害,你说,我都给你想了那么多办法了。你不是不采纳就是卡掉,你让我也很为难啊。”瑾鸽翻着手机,时不时递给阿鹣看。

“你看!我去查了百度,上面有一百种微信找女孩子聊天的方法。”瑾鸽兴奋地对阿鹣说道,“比如说!”她清了清嗓子,“把提问句用陈述句替换刚开始和女生聊天,就可以把‘在干嘛?’,替换成‘我刚去球场打了羽毛球。’先把自己的信息告诉对方,然后加一个 ‘你呢?’,比一个‘在干嘛’要好很多。在使用陈述句的同时可以添加一个有趣的话题。是不是感觉这个陈述句的幽默问法更加吸引女孩。使用这种方式和女孩聊天,那她就很容易被我们撩到了。”(1)

读到后半段,瑾鸽几乎是爬在桌子上狂笑,一边拍一边断断续续的对身后的阿鹣说道:“你看这种方法是不是特别靠谱哈哈哈哈哈。”

阿鹣一本正经地开口:“那我就是说‘我刚去你们班路过没看见你,你呢?’然后添加一个有趣话题.....”

正巧宫衍走进寝室,听到了这番谈话,非常客气地骂了句傻逼。然后对阿鹣说道:“你看看你最近跟她接触的事情,或者扒一扒她的puq......”

“对!我可以去问要一下上次主持的稿子!嗯没错!这样我就可以见到她了!”阿鹣忽地打断了宫衍的话,情绪高涨了起来,手指飞快在手机上打字。

 

过了一会,她高兴地对全寝室宣布明天kiwi会来找自己,并且把手写稿给自己。正巧遇上第二天是考试,阿鹣在全寝迷迷糊糊的目光中,像个勇士一样非常早就出了寝室门。

“要去看看莫?”瑾鸽揉了揉脸。

“管那个傻逼干嘛,睡觉,现在还早呢。”宫衍翻了个身,继续瘫在床上。

 

阿鹣背着书包,一路看着手表,本来约好是在7点教室碰面的,但她硬生生早了半个小时。

阿鹣看一会手机就瞄一瞄手机上的时间。快到7点了,kiwi没到......7点了,kiwi还是没到,快到走班考试时间了,kiwi仍然没有出现。

阿鹣叹了口气,收起了手机,今天恐怕是等不到kiwi了,考完试问问怎么回事吧。

 

“学姐,你今天怎么没来找我呀”

“啊,非常抱歉,我没找到那张稿子,我明天去打印一下电子稿”

“哦那不需要了”

“?你是要?”

“我就是想要学姐的字啦,之前你不是在那次音乐剧时候发了画吗”

“哦哦那挺方便的,我下周给你一张明信片好了。”

“好的,谢谢学姐”

走在路上的阿鹣白天没见到kiwi的失落完全被明信片三个字所替代,她眉眼中尽是兴奋。

 

“下周kiwi会给我,明,信,片!”阿鹣近乎手舞足蹈地对瑾鸽说道,“而且早上并不是因为她忘记了,是因为她找不到稿子了!她并没有忘了我!”

哦,瑾鸽一脸冷漠点点头。

 

这几天阿鹣过的非常煎熬,一面和舍友们复习考试内容,一面想着那张明信片。终于,她盼到跟kiwi见面的那天。

阿鹣让自己冷静下来,上了楼梯转眼就看见kiwi在那里等着她。她走过去,两个人沉默了一会,谁都没有先开口。最终还是kiwi笑着将明信片递给阿鹣,“新年快乐啊。”

阿鹣接过明信片,道了声谢,两人就这么转头,一个往楼梯走,一个径直走回班级。

“就这么结束啦?什么都没有发生啊?”角落里冒出两人的悄悄细语。

“戚,回去了回去了,等我看到了明信片内容应该就有事情发生了。”从角落里走出两个女孩,两人跟着阿鹣也走下楼梯。

 

“嘿嘿。kiwi给我的明信片,上面还有她画的小男孩!”阿鹣嘴里一直嘟嘟囔囔,“不给你们看哦!这是kiwi给我画的小男孩!我要把他藏起来。”

 

嘘——阿鹣抽屉里有一个秘密,一个被她藏起来的小男孩——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(1)出自百度“和女生聊天,完美的‘三个开场白’聊天套路”


一起来嗑糖嘛!

一起嗑糖嘛!

kiwi x阿鹣

第一部分:初见

温柔疏离大姐姐x文艺“高冷”小迷妹

是嗑糖的第二对也是和小朋友的“小鸡和小鸭”第一次合作啦

是“小鸡和小鸭”的真人版本喔


她们的初次见面是在什么时候呢?阿鹣紧紧握着手机想道。大概是在递明信片的时候?不,不对。她手指轻轻滑动,目光聚焦在了一张用手机拍下的照片上。照片上的两人,一个高一个矮,都捧着一个文件夹高声读着什么。

阿鹣的目光柔和下来,轻轻点在那个高个的背影上。是在那次活动上吗?好像......也不是。

啊,想起来了!阿鹣有些激动地拍了一下手,是在那次音乐剧上!

那次初见,并没有给阿鹣的心中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,她只是知道有一位学姐也喜欢看音乐剧,并且有钱抢到前排。

 

阿鹣清了清嗓子,叫了声“学姐”,大概是因为人多的缘故,kiwi并没有听见她的叫声,依旧与周围的人交谈着。

“她......好像是一个人来看音乐剧的。”阿鹣悄悄地同身边的姐妹说道。

“嗯,嗯好像是的。所以你要不要上去跟她说说话?”姐妹张望了一阵,戏谑地杵了杵身边的阿鹣。

阿鹣瞪了她一眼,摇头道:“算了吧,她也仅仅是学姐罢了。况且我刚刚已经叫了她一声,已经算是打过招呼了。反正音乐剧快开始了,我们赶紧进去吧。”

转身离去的阿鹣并没有看见kiwi似有感应般朝这边看了一眼,她也没有看见kiwi微张的嘴像是要叫住她似的。

 

回想到这,阿鹣不禁捶了一下自己。当时怎么就没有继续喊她呢,怎么脑子就像木头似的僵住了呢?导致现在都没有什么话题可以说。

她手指切回那个孤零零的聊天框,上面的记录已经是几天前的了。

 

“谢谢学姐”

“不客气,下次有机会可以再合作哦”

“好的”

那次合作......阿鹣托着下巴想着

 

 “主持人两两搭配,按照发的表格自己找好搭档。”老师快速指挥道,低头看了看表,“我们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选举了。”

“你好,请问你是kiwi吗?”阿鹣伸手触碰了一下面前的高个女生,怀抱着“腰上黄”文件夹。

“啊,是的,你就是......”kiwi带着淡淡的微笑,低头看了看手机,“阿鹣?”

阿鹣一下子就撞进kiwi那带着笑意的脸庞,心不禁悄悄动了动。但是这个动非常的微小,阿鹣自己都几乎没有感受到,她只是有些疑惑自己的心跳为什么突然变快了些。

近距离看着kiwi,阿鹣才发现她的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,只是浮于表面的笑容罢了。像是远方的冰山,想靠近却始终无法融化那堆冰。也许融化了,也是一滩死水。

kiwi的笑十分疏离,仿佛隔座山相望,但却又好似抵足相眠,只是心在那头。

她真是个温柔的人啊。阿鹣这么想着,但是万物都好像入不了她的眼似的。

“啊,我想起来了,学姐是不是去看过那个音乐剧?”阿鹣定了几秒钟,忽地开口。

“是的,我也想起来了,我好像看见过你。”kiwi恍然笑道。

阿鹣听到这话,心里莫名泛起她也不知道原因的激动以及一丝失落。既然看见她了,为什么没有理会她喊的那声学姐呢?

阿鹣按了按胸口,“我们去三楼茶水间对个台词吧。”

“好的。”kiwi突然叫住了前面迈步的阿鹣,“你的稿子。”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,这句话在阿鹣的耳中却似乎变了一个调。

阿鹣愣了愣,似乎有些耻于将心中听到的那个词说出来,“搞......搞基?”她的声音抖了抖,但是还是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。

“不,不是不是。稿子稿子稿子。”kiwi似乎也被吓了一跳,连连摇头,脸上也浮出一片红晕,像是朝阳的霞光洒在阿鹣的心上。她有些呆呆地看向kiwi,半晌才低低地吐出一句抱歉。

她定了定神,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笑了笑,似乎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了,也似乎这件事情在两人心中并没有起什么波澜,平静地像是与陌生人的见面似的。

 

“唔!”阿鹣捂住了自己的脸,无声地在心中叹息道:我当时怎么这么蠢啊!!!这下在kiwi的心中我肯定是个特别奔放不拘小节,脑子里都是些废料的憨憨了。

从此,阿鹣心里似乎多了一个身影,一个温温柔柔高挑的女生。


一起来嗑糖嘛!

这就来了嘻嘻

如果我不鸽的话

大概会在春节前出一篇

应小朋友的要求

kiwi x 阿鹣

dt.soledad:

几周前的某天晚上我吃好晚饭太困了,设了个闹钟倒头就在寝室睡下了。当闹钟响起“嘎嘎嘎”(iPhone自带鸭叫声音频)的闹铃,我的室友笑傻了。她问我为什么用这个闹钟,我说“***小姐姐不是跟‘小鸡’这个动物有关嘛,但iPhone音频没有鸡叫声,我想着小鸡和小鸭是好朋友,这不就用了鸭叫声。”说着爬下了床。当我们整理好内务准备去上晚自习的时候,我想到我从来没有写过小童话,好不容易有了素材怎么可以放过它。


   

我:“我准备写篇小童话,就叫‘小鸡和小鸭是好朋友’你说怎么样?”


   

室友:(她先是狂笑不止)“那你准备怎么写?”


   

正巧我们下楼梯的时候碰到外号“鳄鱼”的神仙学姐


   

我:“无事,加个鳄鱼怪阿姨的角色,让她吃掉小鸡,就有戏剧冲突了。”


   

虽然最后没有这样写(主要怕被学姐打),但是晚自习我真的把第一回写出来了!


   



   

过了几周发生了第二回开始我说的,我了解到鸭子是会变性的,这不,第二回就撸起袖子,吃着酱鸭开始构思了。我室友天天说我在写刀子,她想看甜文,但是骰子不让,我写文之前投了个骰子决定写甜文还是虐文,它选择了虐文,这不第二回就上线了(我以后一定会出甜文的!)


   



   

原先我也没想把这篇小童话写下去,但昨天晚上***小姐姐(小鸡的原型)第一次给我朋友圈点了赞,高兴得我当时就想写第三回(但太困了就没写),我决定把它做成一个合集,只要跟小姐姐发生新的小故事就会更文,这也就是第二回最后“可待”的意思,所以大家敬请期待。


   



   

分享一下写这个合集时发生的小趣事:


   

①lof上有一部分文我会截图发到朋友圈,正经文基本上没什么人看,但“小鸡和小鸭”的故事阅读量高得惊人。某天我在寝室里打水,迎面碰上我的“读者”同学,本想着跟她打个招呼,结果她一看见我就开始“嘎嘎嘎”。好的,确认过眼神,你被我幼稚同化了


   

(注:希望大家抱着幼儿园小朋友的心态和高中生的头脑看待这个小童话,象声词后面的标点符号是文章的精髓,我曾经给我的室友绘声绘色朗读过一遍,唯有朗读才能体会其中的滋味。)


   

②当我写完第二回的时候我照例把文章发给了鳄鱼学姐


   

我:“有没有注意到文章的亮点,是最后两个字嗷。”


   

学姐:“嗯看到了,可是我满脑子的 酱鸭 真好吃。”


   

我:“巧了,我就是吃着酱鸭构思写的。”


   

学姐:“小鸭有感到自己被冒犯。下次czw吃烤鸭,吃着吃着灵感来了。”


   

如果我以后咕文咕太久了,欢迎大家请我吃烤鸭。另外 ,之后的文章“鳄鱼怪阿姨”会更频繁出镜,因为学姐抱怨她的戏份太少了ovo


   

③作为一个“正经”的文手,我知道很多读者读“清水文”读得很乏味,所以!上文提到的我的神仙室友@北纬31°11′喻公子!她准备出真人版“小鸡和小鸭”cp文!


   

下面是我跟她今早的聊天记录:


   

“我可不可以在我的lof里预告你将来会写‘小鸡和小鸭’真人版cp文?”


   

“淦 你怎么知道我会写?”


   

“‘可能会写’”


   

“一定会写,我想写很久了。”“‘想’”


   

总之请大家赏脸观摩,别忘了给我们三连谢谢!


一起来嗑糖嘛!

一起嗑糖嘛!

风瑟x九日

冬至特辑番外

冬日踩着光阴的脚踝在岁末悄悄潜进生活,在柔和的午后,将秋肆意的情怀藏进冰封的雪堆,埋进凝望着的眼眸。

冬日适合回忆,适合眺望,适合裹着毯子细数时光漫长,也适合和她窝在一起品味闲暇时光。

今天是冬至,像许多人们讨论的那样,她们也在争着到底是吃汤圆还是吃饺子。

“冬至当然是吃饺子啦!”九日冲进厨房,抢先在风瑟起床之前霸占了位置。

“不——冬至要吃汤圆——”风瑟在床上大声喊道,末了,她似乎感觉这样并不能使九日改变主意,她便又加上一句“你难道不想让我们团团圆圆永远在一起嘛!”

九日探出头,看着床上蠕动着的团子,叹了口气说:“我们当然会永远在一起啦,这和吃不吃汤圆并没有什么关系。只要我还在,我的心就一直在你那里啦。但是宝宝——今天还是要吃饺子哦,毕竟现在厨房是归我的呢。”

“不行——我马上就起床——你要把厨房让给我——”她似乎在给自己鼓劲,喊得很大声,但是却依旧在被子里磨磨蹭蹭。

九日看着她的样子,不由得笑出声来,“等你什么时候起床了再跟我争哦。”

“快过来给我开空调——被子外面太冷啦!”风瑟把自己裹成像一个粽子,在床上滚来滚去。

 

又是一阵忙乱,九日终于把风瑟成功从床上抱起来,像对待小朋友似的把衣服帮她拿好。风瑟一下床就冲进厨房,把九日一个人甩在房间里收拾她弄乱的房间。

“哈哈,现在吃汤圆!”风瑟得意洋洋地将九日已经做好的馅料端走,从冰箱里拿出糯米。但是......汤圆怎么做呢?风瑟疑惑地看向自己的手......奇了怪了,我他妈的怎么就不会做呢?

要不要去问九日呢......她抓了抓头发。此时,她内心有一个天使和一个恶魔。

恶魔说,当然是去问她了,能烦她的事情绝不自己做,还能让她帮自己把汤圆做好。

天使说,嗯嗯,你说的对。

 

“九九——阿九——蕾蕾宝贝——”风瑟从背后一把抱住九日,“帮我做汤圆嘛——帮我嘛求求你啦~”

许久,就在风瑟都放弃时,九日开口:“好。”她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些沙哑。

看着风瑟高兴蹦跳着的背影,九日垂下眼眸。

 

其实,也不是特别想吃饺子,无论选择什么食物,其实都是为了和你一起消磨岁月。

九日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,只是现在,特别想吃别的东西了,比如说——

你。

 

九日轻轻从后面拥住风瑟,嘴唇贴在风瑟的脖颈将她整个圈进怀里。一只手抚上风瑟的脖子,另一只手往她下面探去。

“你干什么......唔”九日将她压在桌子上,细细密密亲吻她柔软的嘴唇,反复舔舐带着甜意的舌,越往深越沉沦,像是可乐与曼妥思的碰撞,激烈且火热,又似小桥流水伴斜阳,温柔且肆意。

九日将她抱起来,径直往房间走去。

 

 

 

 








 

 

 

 

没——有——车——液

 

 

这是这对最后一篇了8,应该是,如果她们又开始发糖的话,我还能臆想出更多的东西嘻嘻嘻。

在番外里把亲亲完成啦。那个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就算完成了8(小声

下次就应该是另一对的啦


小熊(下)

小熊(下)


借我在黑夜里走路的勇气

借我重新燃起希望的信念

借我坚强的活着

借我一颗不会流血的心

借我 永不复存的爱恋


小熊顺着他的目光往城门口望去,城门口上贴了一张大大的照片,上面印着的——就是小熊!

小熊吓了一大跳,赶忙挣脱他拉着的手,转身就跑。

“喂!别跑啊!不是要抓你!”路人在身后高声喊道。


小熊害怕地一直跑啊跑啊,忽然撞到了一个人。小熊刚想道歉,却发现面前的人是许久不见的小王子。

她结结巴巴说不出一句话,转身又想跑,却被小王子一把拉住,抱进怀里。

“你不要躲着我嘛。”他柔声道。

小熊完全没关注他,她一心只想着要赶紧回家,不然就会被发现的!

毕竟,建国后不许成精。

“拜托拜托,我要回家一趟,有件非常紧急的事情,我马上回来找你!”小熊挣脱道。

“你回家干嘛呢,小熊——你的家在东森林的那个小木屋吧,我送你回家啊。”小王子笑嘻嘻地拉着她的手。

小熊愣住,她从未想过小王子会查到她的家。

她一急,手一用力就甩开他牵着的手,用尽平生最快的速度往森林冲去。

一个小时,她来到离家五十里的磨坊。

半个小时,她来到离家二十里的废旧古堡。

15分钟,她来到离家七里的农场。

3分钟,她来到了东森林。


“呼哧呼哧”小熊重重地喘着粗气,迈步走向魔法师姐姐的家。

她左拐右拐穿过一个小山洞,变回了一只胖乎乎的小熊。

蓦地,身后传来一阵脚步声,她听见熟悉的声音低沉压抑着暴虐语气,“给我找!该死的!怎么走着走着就不见了!”

小熊从未听过这样的语气,她愣愣地看着树丛后面走来的熟悉又陌生的小王子。

他冰冷的眼神扫过小熊,惊道,“这里怎么会有一只该死的熊?”

小熊极力想要向他表明自己是那个和他一起玩的小熊,但是从她口中,王子只能听到熊的吼声。

“哼,不自量力。正好,丑陋危险的东西才不应该出现在她的家旁边。”

王子拔出配剑,一剑将小熊的左胳膊斩掉半边。

小熊疼地眼泪瞬间留下来,她呜咽地朝王子喊道,“我是小熊,我是小熊啊!”

可王子只能听到熊嗷嗷的吼声。

看到王子想要再砍下一剑,她只能拖着伤痕的身子,向森林深处奔去。

王子本来是能听到小熊说到话的,但是王子始终不相信熊会说话,正如他不相信小熊纯真的心灵那样。

熊妈妈看着已经睡过去的小熊,望着只剩下一只手臂的自己。

眼里有泪花闪过,她仰起头,在心里默默祈祷着,自己的孩子,不会重蹈覆辙。

宝贝,你要记住,永远不要相信虚伪的人类。


这个应该算是虐的8

害 我果然不太会写

建国后不许成精


小熊(中)

小熊(中)

“熊熊——你就让我去你家嘛。求求你啦——”小王子拉着小熊的衣袖,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小熊有些为难的看着小王子,看着他湛蓝色眼眸中映着自己小姑娘样子的倒影,她心中满是纠结。

“我......”最终,小熊撇开了头,沉默不语。

小王子吸了吸鼻子,委屈地松开抓紧小熊衣袖的手,“好吧......我知道了。”

小熊站在原地,听着小王子脚步声一点一点远去,心中的酸涩一下子涌了上来,眼中升起雾气。

对不起,小王子......我不是不想带你去我家的,只是,我一回去就会变回原来的样子,你不会喜欢一只......熊。

她听着脚步声消失在街角,转身望向绯红色的天空,这里天空和森林里的不一样,有着淡粉色的云,玫瑰色的空气,还有一个甜甜的小王子。


“殿下,您确定你要搜寻小熊小姐的家吗?”侍从迟疑地看向坐在桌子前的小王子。

这个小王子和刚才撒娇的小王子完全不像同一个人。

之前的小王子,可爱,活泼。这个小王子,冷漠,高傲,带着一丝嘲讽。

“怎么,你质疑我的决定?”他冷哼一声,“好久都没有遇到一个合乎我口味的了,为了防止她是高攀皇权,我搜她的背景,又怎么了吗?”

侍从谨慎开口道,“没有,殿下。只是属下认为,您喜欢一个人,不应该......”

“够了!我还不需要一个侍从给我普及什么是喜欢,什么我应该做,滚出去!”他狠狠拍了一下桌子,拿起桌上的瓷杯朝他砸去。


最近小王子好久都没有找她玩了,小熊落寞地想。

忽的,一只小鸽子飞到她肩膀上,身上绑着一张小纸条,纸条上插了三根迅鸟的毛。

小熊一下子就认出,那是一封来自魔法师姐姐的加急信,她连忙把信取下来。


亲爱的小熊阁下:

我是东森林的苏珊,现在有一件非常要紧的事情要告诉你。

非常抱歉,我之前没有发现我制的药剂的一个小小的缺陷。

这个药剂只能坚持六个月,从我让你喝下药剂,到我写信为止,已经过去了五个月29天,马上就要到时限了。

到时限你就会重新变回小熊,所以请速速归来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爱你的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苏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晨露2137年7月5日

小熊看到信件,脑袋翁的一下,现在时间是——2137年7月6日上午9点31分

她喝下药剂的时间是,2137年1月6日下午14点43分

所以,她现在只有几个小时的时间回家!

小熊顾不得向小鸽子道谢,急急忙忙地收拾自己的糖果铺,背上背包就向城外冲去。

可她到了城门口却傻了眼,门口被皇宫侍卫把手着,每个人出去都要经过审查。

小熊拉住一个路人,急切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路人疑惑地看了她一眼,“你是好久都没到城门来了吧,因为王子要堵一个小姑娘,所以......咦?你长的好像......”


害 我总是不能很好的定义我写的到底是甜文还是虐文


一起来嗑糖嘛!

一起嗑糖嘛!

风瑟x九日

第六部分:冷战背后的那些小心思

最近的九日心里特别不舒服,上课望着黑板发呆,本该在刷题的时间在发呆,吃中饭的时候在发呆,她似乎无时无刻不在发呆。

穆梓好奇地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问道:“九日!你怎么不高兴的样子?发生什么啦?”

九日木着脸,摇摇头,把头枕在胳膊上。

穆梓走到她身边坐下来,撑着下巴小声问道,“是不是......风瑟那边出了什么问题?”

她这一问似乎问到点子上了,九日飞快坐起来,又萎靡地瘫倒下去。

“不是她的事,还能是什么事情啊......”九日苦恼地揉着太阳穴,“风瑟已经好久好久都没有理我了,她已经好久都没给我发信息了,她好久都没有跟我主动说话了。”

九日沮丧地揉乱乌黑的头发,对着穆梓叹气道,“穆梓,你说我该怎么办啊。我都没有计较她在信息课上转我屏幕的事情,我都没有计较她给我讲鬼故事吓我的事情......她怎么就不理我了呀......”

穆梓思索了一下,并没有想出头绪,她拍了拍九日的肩,起身道:“我去问问艾珂,再去看看池迩对此有什么看法。你不要担心啦,也许就是风瑟最近心情不太好呢。”

 
 

另一边,池迩也在悄悄问风瑟。“瑟瑟,最近你和九日发生什么了呀?”

风瑟原本上扬的嘴角立刻垮了下来,“没什么,累了。”

“累了??”池迩惊道,“不是,瑟瑟你告诉我实话,你不可能对九日累了的。”

“哎呀,我真的累了!你不要再问了啊!”风瑟皱皱眉,推开池迩就想离开。

“瑟瑟!”池迩一把拉住风瑟,定定地看向她。

风瑟跟她对视着,最终还是败下阵来。她叹息一声,轻声道,“我只是......怕我真的喜欢上她了。”

“她对待我跟别人一直不一样,我在课堂上故意弄她的电脑,让她没办法好好听课,这对于她来说应该是很严重的。

但是她没有特别生气的样子,她只是朝着我傻笑,傻笑你懂吗!就是那种傻乎乎的,灿烂的笑容,然后跟我说,我要好好听课呀,阿瑟不要搞我电脑啦。”

风瑟抱住脑袋,“我真的,真的......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”

“明明是她先撩我的,为什么我会陷得那么深啊。”

“所以,池迩,我想让自己不要理她,过几周我冷静冷静,看看我能不能好好跟她相处。”风瑟郑重地拍了一下手,眸子中迸发出晶亮的光芒。

 
 

“所以,风瑟怕自己喜欢上九日,所以才和她冷战的?”穆梓震惊地看向池迩,池迩无奈地点点头。

她干笑几声,“那可真是新奇啊。”她转头看向低着头的九日,用肘关节撞了撞她,悄声道:“怎么样,现在明白了吧?”

九日依旧低着头没什么反应,穆梓奇怪地弯下腰想看她现在是什么表情。

九日猛地抬起头,眼眸深处似乎还有几点星光闪烁,她的声音有些颤抖,“所以......她是喜欢我的?”

“对啊”穆梓笑着拍了拍她的胳膊,也为这个消息而感到高兴。

九日的心里像是开满花的山谷,不同于其他的话语,那一瞬间的可能,一霎那的惊喜来的是那么真实,又那么虚幻。

她的悲,是心尖上淡淡清冷。她的喜,是方圆十里人间岁月。

那一瞬间,像是扣动扳机,在枪膛中盛开出的玫瑰花。超过往日多少喜和悲,幸识,在最美的青春里,有彼此相伴。

或许曾有争议,有过背道而驰,但在故事的最终,我们都会重逢,一如当年。

明月是你,青山是你,世间无一不是你,无一是你。

 
 

根据真实事件有一点点点点的改编啦

嘻嘻


 

小熊(上)

今天也是小童话ya!


借我一片薄云

借我一颗用百花酿成的糖

借我一颗火热的心

借我触碰你的勇气

小熊(上)

“妈妈,给我讲个故事嘛!”熊宝瘫在床上,在柔软的被子里滚来滚去。

只有一只右手的熊妈妈无奈地看向床上的熊宝宝,“那宝宝,你想听什么故事呢?”

“唔......”熊宝宝托着腮思索了一会,果断拍手道,“那就讲王子的故事!还要跟我们相关!”

熊妈妈用仅剩的右手揉了揉熊宝宝,轻轻靠在床柱上,柔声道。

从前啊,有一个可爱的小熊,她跟着春天学习制糖,向夏天学习画云,向秋天学习酿酒,向冬天学习温柔。

她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够变成一个小姑娘,到森林那头的城堡看看,去看看大海,去看看大雁说的远方。


小熊在魔法师门口央求了一整天,终于魔法师姐姐忍不住了,把她变成了一个有着两个棕色小辫子的小姑娘。

魔法师姐姐告诉小熊,小熊只能在森林之外的地方变成小姑娘,只要一回到森林里,她就要重新变成小熊了。

看到自己新模样的小熊特别激动,轻轻拽着蓬松的小辫子,向魔法师姐姐告别。

她穿过小溪,对小溪旁边的槐树爷爷道别,路过木屋,向木屋上的小麻雀告别,向森林告别,一个人踏上了前往城堡的道路。

一路上,她遇到了很多人,与他们分享自己酿的酒和自己制的糖,她总是害羞地听着别人对她的夸奖。


在一次她推销用云朵酿制的糖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帅气的少年。少年弯腰看向她,眼神清澈像夜晚的天空。

她的心像是被金箭击中,他的眸中盛着银河坠落的温柔。

也许就是那一刹那,她在她此生中的第一次怦然心动,像是春草与春风的初次邂逅。


“那个,你要糖嘛。”小熊挠着头,尽可能不去看他的眼睛,语气中带着丝害羞。

“我不要糖。”令她心动的少年笑着看着她局促的样子,“我要你。”


“我?我......”小熊被他的话语怔住,手足无措茫然地望向他。

“咳”少年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话语中的漏洞,轻咳一声,“我要你陪我玩。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。”

小熊看着他微红的耳朵,从她面前的糖罐子里拿出几颗淡蓝色的糖果,她觉得这个颜色很温柔,就像他的眼睛。

“好啊,那现在你就是我的朋友啦,我叫小熊!那这几颗用百花酿成的糖,就送给你啦!”小熊深吸一口气,笑着将手中的糖递给少年。


“谢谢”少年红着脸接过糖果,轻轻放入口中。一瞬间,甜蜜的滋味包裹住他的味蕾,顺着他的四肢缓缓浸入他的灵魂深处。


“小熊......”

“喜欢”


借我一片薄云

借我一颗用百花酿成的糖


小熊和小王子很快就玩在了一起。他们每天一起在后花园里荡秋千,小王子带小熊看城市,小熊带着小王子玩游戏,在草地上打滚,撒满一身的草籽,爆发出快乐肆无忌惮笑声。


小王子只有在和小熊在一起的时间里,才会感到愉快,感到心底的舒畅。只有在跟小熊一起玩的时候,才会感到似乎摆脱了父母的管束。


“我,我能不能去你家看看呀?”小王子挠挠头,有些不好意思,他踌躇了很久,终于下定决心鼓足勇气问吹着风的小熊。她栗色的头发拂到他的脸上,连发。丝都带着她的可爱。

“我家?你,你为什么会想到这个?”小熊紧张地回头,她没有忘记临走前魔法师姐姐对她的叮嘱。

“因为......因为”小王子跺跺脚,他的脸越发红起来。

怎么办,总不能说是想要看看丈母娘,想要提亲吧。

啧,女人真麻烦。


借我一颗火热的心

借我触碰你的勇气


灵感来自

借我一个暮年,借我碎片,借我瞻前与顾后,借我执拗如少年。

——樊小纯